顾云北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针对描图事件的处理结果和相关问题的说明


   👍👍👍👍👍👍

好好做人苏小青:

教科书一般的官方说明了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综合考量举报者提供的证据和作者提出的反驳,我们认为,该位作者存在描图嫌疑。由于作者的行为不符合活动相关规定,故从第二期投票开始,取消其活动参与资格,相关票数一律作废。




以下是相关问题的说明:




一、关于描图的问题




事情起因见此处




作者声明见此处




作者在声明中开篇即表示:







由于事情愈演愈烈的结果,导致主办方私信我“自证清白”的要求,慢慢一条条附加到一个实在有些过分的地步:拍摄绘画全过程,还有从作画结束后作品导入电脑直到发lof的全程录像,还必须是连贯的,不能有时间上的断档。我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像个犯人一样,去迎合那些存心找茬的人。







我们在接到举报后,确实要求了作者进行解释,并且给出了较为严格的证明要求,但这并不“过分”,也并非缺乏可操作性




(私信记录之一,阅读顺序从下至上)









(私信记录之二)







作者所谓“过分”的要求,只是因为我们为了规范性说得较为详细,所以字数看上去多操作并不困难。也就是画画+上传,旁边只需要有手机摄像即可完成。




此外,之所以这么要求,是因为证据可信度的问题,单纯的草稿、截图缺乏说服力。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这张图,看上去也很像是手绘草稿





但实际上……这是描出来的。只不过我们采用了最简单的电脑技术——把底下叠的剧照给抹掉了。我们同样可以拿着这个所谓的“绘图过程”给别人,证明这是纯手绘、纯原创作品。










可见,缺乏视频证明,任何人都能用描图伪造原创。包括以在纸上手绘,都有描红的可能。




凡是证据,都要讲求说服力。我们不会拿缺乏说服力的证据敷衍了事。




提出这些要求我们也在私信的括号部分作出说明,当时作者没有反对意见。




与此同时,作者勉为其难地拿出了所谓的手绘作品。尽管画质如此之差,线条如此稀少,来源也未必清楚,我们还是进行了比较





这是剧照





这是叠加过后









红圈中即可看出,左边人物的倾斜程度和胖瘦无法确定,右边人物的额头位置出现明显偏差。几根线尚且有如此大的误差,不知绘画完成后又是什么样。




我们再看涉嫌描图的作品的重合率








同样是叠轮廓,重合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连倾斜的角度都能抓得准。




相信学过绘画的人都能进行合理判断,我们也欢迎大家前来实验。




当然,作者大可以说自己绘画匆忙,来不及仔细作图。但一切讲求证据,公司只认接收到的证据,至于自己选择提交的证据质量如何,责任自负。我们实在无法依据如此简单的证据,推翻举报者的指控。








对于作者提出“我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像个犯人一样,去迎合那些存心找茬的人。”我们一直强调,本次活动参与自由,但一旦选择参与,则视为默认接受主办方监督管理




参考民事审判中的举证责任制度,秉承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举报者提出这位作者有描图嫌疑,提交了证据,我们也经过复核,证明了嫌疑确实存在。基于此种原由,要求作者作出说明,是理所应当。








对于被提及的其他创作者,我们也尝试进行了核查,在此作出说明。










暂且不说肉眼可见的区别,假设大多数人存在视力偏差,我们进行了轮廓的描绘和叠加。




(原剧照)





(绘图)









只看荣石的部分,单看轮廓,就已经能够发现明显的区别,自不必说。




叠加之后,以小方为例,以眼眉为基准调至相似比例之后,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下巴、嘴唇、耳朵的部分存在较大偏差。这也和我们肉眼观察到的区别相符合。







在比例相似的情况下,肉眼可见,眼睛的大小、头围的大小、下巴的长度和厚度都存在明显偏差。





这不是指摘作者画功,人物的轮廓比例有多难抓,相信每个学过画画的人都深有感触。




我们可以就此判定这幅画不属于描图。








二、关于视频票数作废的问题







在此事发生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因为视频问题而惹怒了主办方,据说活动产出的视频中有一个由于空镜内容与主办方剪刀手太太的视频中部分重合,而被那位太太举报我抄袭。不太懂剪刀手圈的规矩,空镜不都是从网上找的吗,这巧合难道不是大家都下载到了一个文包么,况且微博上统共就那么些还有效的空镜整理,这样的重合也可以算做抄袭?我想主办方也是很难判定,于是扯了个别的什么借口让这个视频的票数作废,不然应该从一开始我就被禁赛了吧。







此次活动中,这位作者票数作废的视频有两个。分别是




【谭陈】【双总裁】Sex and the city




【谭陈】此去经年




(均可在b站搜到)




综合两个视频来看,总共有7分44秒。在第一个视频中,谭宗明没有出现,陈亦度出现了一只手,大约3秒;第二个视频中,谭宗明的镜头有6秒,在结尾部分,只有一个镜头。




我们在公告中强调过标准,即“在内容上,不能大量使用替身,主要角色的镜头不能太少,至少要达到脱离简介能辨认出cp的程度。”




在私信中,我们也对作者进行了详细说明




(私信记录之一,阅读顺序从下至上)








我们认可为了某些艺术效果,使一方出现镜头较少的做法,但很抱歉,“谭宗明的feel”是哪种feel谁都说不上来。




(私信记录之二)









至于抄袭,在私信中和官方发言里,主办方没有提出任何和抄袭沾边的内容,实际上也没有接到抄袭的举报。




剪刀手之间的个人纠纷与公司无关,公司只关注作品是否符合规则。











剪辑技术烂,所以能想到同时又能剪出来的,无非就是不需要黑科技,又可以靠有限素材撑起来的脑洞,也已经尽所能去完善视频的连贯性和故事性。要说这是投机取巧,为何不索性再多剪几十秒凑到5分钟,或者在2分钟后不久就掐掉不再继续,只想说,认真剪过视频的人会知道,这40票中间包含多少辛苦。







公司的计票规则不会因为作者是否努力而改变。如果有神人能五分钟作画或十分钟剪视频,只要符合规则,即可以算票数。




如果以努力论,许多文手写三百字或需要翻好几天的资料,但没有人会在作品上标出自己的创作时间,因为大家都知道作者是以成果示人而非以努力示人




公司无意打压某些作者,相反,基于公司的性质,我们积极鼓励新人剪视频。但只要是不符合规则的作品,就不能计入票数。








三、关于所谓的主办方打压







作为当事人一方,在短时间内还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和回应的情况下,就有包括主办方在内的太太们帮忙扩散,还有言之凿凿指控我是板上钉钉的描图,甚至上升到衍生cp以及整个楼诚圈的风气问题。不知道当这种有失偏颇的打压放到你自己身上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冠冕堂皇地说出那种“就事论事”的话来。







在处理结果出来之前,主办方的官方账号并没有发布关于描图定性的任何内容。这一点,这位作者也是认可的。








虽然有部分公司内部的剪刀手公开发表带有个人倾向性的话语,甚至提前对票数作出预测,但个人立场和不知轻重的发言并不代表官方。在此次活动中,公司内部的剪刀手的立场一律和主办方无关。




所谓的上升cp,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主办方有此类行为。




此次活动开办以来,有明确的规则和广大参与者的监督,没有哪一个人是说了算的。








四、关于其他cp的计票问题







whatwillfermiparadoxsay发文说谭陈的产出——“真的有的图,一堆人叫好,到底丑不丑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这位太太pick的cp的活动tag下,至今仍保留了好几张在第一期活动规则并不完善的前提下,实在是有些配不上30票的作品图。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怎么做到还能如此大言不惭地diss明显认真作画且完全符合要求的参赛作品,并且凭借滤镜厚到令人发指的个人喜好,说出这种话来。







在第一轮计票中,由于规则不够完善,计票方式都相对宽松,确实存在不公平的现象。但第二轮投票时,公司已经发出来明确的公告,并且对不符合规定的作品进行了清理。有些作者或许没有删掉tag,但这是作者的问题,主办方在进行通知之后会不纳入计票范围。




对于其他作者个人的喜好,主办方不负任何责任。








最后,从个人而言,面对质疑,大可以发表情绪化的言论甚至就此告别以示“清白”。但作为活动主办方,我们不可能就此宣布活动结束或者公司倒闭以示处理无误,这是不理智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一切以证据说话,我们愿意接受质疑,也不害怕质疑。




我们依然强调,活动只是活动,主办方无意也无能力去进行所谓控制CP的操作,我们能做的就是树立活动规则,给参与活动者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如果无法认同,可以选择退出。但是只要参与,就默认了要接受规则的制约。




至此,主办方感谢所有参与活动的创作者的辛勤付出,感谢画手和剪刀手们提供的咨询和帮助,也感谢监督者的尽心尽力。






评论

热度(239)

  1. Cantaloupe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折服。这文字表达的能力,逻辑清楚,公平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