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北

我不曾爱过你,我自己骗自己。

     

       昨天夜里一个人听,刺激。

    


    肠胃感冒,又拉又吐。难受ミ(:3っ )っ

   

       @熙熹 做合集了!!!!!!!!

     你们快去看丫(つb´∀`)重磅消息!!!!

 

     我觉得今天的宇可以和幻乐龙…………

    @熙熹 你觉得咋样?????

      

   我的耳机,又他妈坏了…………………………
   
  今年都不知道坏几个了,正在考虑换个无线试试。
    
  希望无线耳机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在这么下去,
     
  我耳机都要用不起了ε(┬┬﹏┬┬)3

  心塞(´-ωก`)ε(┬┬﹏┬┬)3 Ψ(●°̥̥̥̥̥̥̥̥ ཅ °̥̥̥̥̥̥̥̥●)Ψ

冤家

    @熙熹 他说tag打不下了,让我帮他打tag

熙熹:



   


       Ooc        崩坏


    @牧云北 你要看的豆东,过来看



















     今天喝的有点多。


    尤东东自己个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走三晃,走一路吐一路,走到家门口,往门口一坐,背抵着门,就这么睡着了。


   他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窝在门口睡了一晚,尤东东扶着门慢慢站起来,把门打开,往玄关的木地板上一趴,缓了缓,这才起来去洗澡。


   下午有个会,尤东东洗了澡,急匆匆的往公司赶。






















    摩托车前几天出了点毛病,他送去修了,今天打车来,花了他四十块,肉疼。


   尤东东往会议室一坐,老板吧啦吧啦,他听着,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活像是给鲁提辖揍了一拳,脑袋里什么声都有,吵吵嚷嚷的。


   “喝那么多干嘛?自己不难受啊?”赵云澜把矿泉水拧开了递给他,尤东东接过来咕嘟咕嘟喝下去,冰水激的他脑子疼。


   “我昨天遇见冯豆子了,他要结婚了。”尤东东呵呵一笑,坐在赵云澜家的沙发上,沈巍煮着小米粥,屋里飘着股米香。


    赵云澜瞧尤东东笑的比哭还难看,自己叹了口气,安慰的话在嗓子里转了转,又咽下去。


    “我知道。”良久,赵云澜说。

















    尤东东不是刻意碰上冯豆子的,他只是去俩人经常去的那家店吃饭。


    尤东东喜欢吃那家的炒饭,冯豆子喜欢吃那里的面条,冯豆子喜欢炒饭里的豆子,尤东东喜欢面里的菜,他们俩总是点一份面一份炒饭,然后换着吃。


   尤东东自居点了一份炒饭,他听到冯豆子点了一份面,他跟那个姑娘商量婚期,姑娘咯咯咯笑着,冯豆子也笑,尤东东看着他笑,自己也笑。


   多好啊,这一对,尤东东吃了两口炒饭,吸吸鼻子,又开始笑。


   















    吃了饭,他去冯豆子的饭店那转了一圈,冯豆子要结婚了,饭店里一片红,尤东东站在门口看了一会,骑着摩托回去。


    他的摩托坏了,车头撞在水泥墩子上,他没什么事,车脸撞碎了,稀里哗啦的,满地都是。


    尤东东前脚把车送去修理,后脚就去喝酒。


    医生不让他喝酒,尤东东喝了好多好多,走一路吐一路,心里好舒坦。


    舒坦啊舒坦,喝多了心里好舒坦,尤东东靠着门,呵呵呵笑的好像鬼哭。





















     尤东东喝着沈巍煮的粥,吃着沈巍做的饭,听赵云澜夸媳妇,沈巍安安心心给他剔鱼刺,偶尔笑笑。


    尤东东觉得吧,赵云澜这媳妇是真的好,人妻贤惠会做饭,盘靓条顺脾气好,真的是要啥有啥,不像他,看上了个豆子,这豆子还不要他,跟女孩跑了。




















    尤东东吃着吃着就开始哭,赵云澜见他哭,也不劝,尤东东捧着饭碗哇哇哇哭,哭完了脸一抹,去你妈的冯豆子,老子要是再想你我就是狗。


    尤东东叼着烟站在窗户那抽烟,冯豆子在他对面的酒店结婚,他瞧着新娘子跟人跑了,自己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冯豆子傻逼似的站在原地,尤东东叼着烟过去,掏出一个红包甩在他脸上。


   “恭喜啊。”尤东东笑的欠抽又凉薄。


    冯豆子红着眼睛看着尤东东,尤东东叼着烟骑着小摩托离开,背影极其潇洒。
















   冯豆子最近过得不咋地,尤东东升官发财买新房,过得那叫个春风得意。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尤东东骑着小摩托满城乱转,正瞧瞧见冯豆子跟人吵架。


   冯豆子跟人吵架吵的哇哇哇叫,尤东东吃着糖炒栗子围观,嘴边吃的全是栗子渣。


    冯豆子跟人吵着吵着打起来了,尤东东看着,等他快被打死了,这才去拉架。


  然后俩人一起进了医院。


















    尤东东跟冯豆子是病友,一个病房,一个断腿,一个断肋骨,一个趴着,一个躺着。


    冯豆子趴着,尤东东躺着,冯豆子背上缝了好几针,尤东东吊着右腿,天天看抗日神剧。


   赵云澜拎着东西带着沈巍来探病,那时候尤东东正在看一个电视剧,叫啥子《猎野人》赵云澜看着里头的毛猴又看看沈巍,哈哈哈笑开了,沈巍悠哉悠哉的给赵云澜削了个苹果,等他吃完,拽着人就走了。








  







   冯豆子跟尤东东都不是少话的人,俩人整天吵架,吵了一个月,医生勒令俩人出院,尤东东抱着大包小包回家,拄着拐拐拐拐了半天,还没把东西搬完。


    冷不防一回家,尤东东觉得有点冷清,他在沙发上躺了会,忙慌的去车库看自己的小摩托。


   小摩托还停在地库里,尤东东坐电梯上楼 走到门口,瞧见个挺辣眼的东西在自门口。


   “你来干嘛?”尤东东看着冯豆子,用拐杖敲了他一下。


   “你管我。”冯豆子拿过钥匙开门,把菜啊肉啊油盐酱醋啊,慢慢的归置在屋子里。


    “那什么,你中午想吃啥?”冯豆子把东西归置完,围着围裙问尤东东。


    “随你便。”尤东东看着新闻,瞧也不瞧他一眼。


   “那吃炒饭吧。”冯豆子开始做饭,油烟飘了一屋子。


















   “那什么,你还走么?”尤东东拐拐拐的过来打开抽油烟机。


   “不走。”冯豆子摇摇头,手起手落,颠勺。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尤东东吃着冯豆子炒的炒饭,嘴一包一包的,打架打掉了他一个牙,还没去补。


   “我乐意瞧见你啊。”冯豆子掀开锅盖漂漂浮沫,把姜丢进去。


    “滚你妈的。”尤东东点了一支烟,一屁股坐在懒人沙发上查哪个医院补牙比较好。


    “我就不滚。”冯豆子刷刷刷的切葱丝,笑呵呵的回了句。


     “不滚就在这一辈子,敢走我就打算你的腿。”尤东东看看冯豆子,默默嘀咕。


     “那敢情好。”冯豆子笑呵呵的姜拍了,开始料理羊肉。









End





   

    

      换季,感冒了…

     接下来的一整个冬天大概都要在感冒中度过

     都习惯了_(:3⌒゚)_


       为什么要这样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

    

   

     我是真的有点不开心了,面面你怎么能这样

      (っ╥╯﹏╰╥c)(っ╥╯﹏╰╥c)

 

  我瘦回来啦!!!!!( ̄▽ ̄)~■□~( ̄▽ ̄)